藏经阁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摘仙令 > 正文 第一零三二章 当浮一大白
    如今的混沌巨魔族在人族的眼里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季刚不敢往下想。

    林蹊不惜一切地跟佐蒙人对着干,按理,她不该任由他们和佐蒙人合作才是,那现在……,是不在这里了吧?

    肯定是不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季刚好希望,她不在这里,没听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他才能安慰自己,他们混沌巨魔人,还没有差到人家看都不想看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们是不可能跟佐蒙人合作的。

    佐蒙人只想把他们敲骨吸髓,把他们变成他们身体的一部分,修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虽然人族也是这样想的,但是,有佐蒙人在侧,他们分不开身。

    两族这样对立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只有他们相互扯着,他们混沌巨魔族才能得点喘息的空间和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相互扯着。

    “老四,林蹊应该不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季辰何等人,当然知道季刚为什么喊不出‘三’,适时地阻止道:“要不然,就是她藏身的地方,隔绝外界一切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隔绝外界一切气息了。”季道面色阴沉,“要不然,我们不可能什么都发现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相信,她能跑多远,“二哥,老四,今天就是掘地百尺,老子也要把她掘出来,你们帮不帮我?”

    帮不帮他?

    当然帮!

    吃饱喝足的陆灵蹊就在水镜上发现,这些人跟疯子似的,印颜等三百六十几人在外围围着,三个老的金仙长老在那掘地、恨不能把每块指甲大的石头都绞成粉沫。

    嘶~

    幸好化尘珠有‘粘’字功效,要不然就凭他们这动作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人虽然笨,但是笨办法,有时候,也很凑效的。”

    青主儿感慨一句,“而且,这么弄了之后,这里应该就能种稻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,季辰三人就是打了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寻不到林蹊,这片地整整,也能种下不少黄金稻谷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是没有为未来打算过。

    得不到充足的营养,族里再生的小孩子,身体自然而然地又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也许不用几万年,族人就会弱化到跟人族的身体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……

    季辰心里很明白,他们不可能再寻到像这样的新生宇宙了。

    所以,黄金稻谷也注定会成为传说。

    就像他们消失后,天渊七界再也没有黄金谷一样。

    它们其实算他们的伴生灵谷。

    可惜族人都更爱肉。

    哪怕明知道季肖买回来的肉于他们没什么好处,还是好那份口腹之欲。

    轰隆隆~~~

    嗤嗤嗤~~~~

    季辰三人努力的绞碎地下百尺的一切,想要把林蹊逼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从天明绞到了天黑,从天黑又绞到了天明,一直绞出了一个直径两百里的圆,也没有人绞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灵气耗尽了。

    这片地不用休整了,尺所有肥一点的泥,好一点的泉,全都他们翻了上来。

    身为金仙长老,这样的事,以前从来都不归他们干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季道呼哧直喘着粗气,坐到了地头。

    真的让林蹊跑了啊!

    她从什么地方跑的呀?

    人族修士已经厉害如斯了吗?

    那就怪不得季肖忙了这么多年,什么都没忙出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季晚去仙界一趟,回来大变样。

    她是彻底绝望了吧?

    “印颜,你给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爷爷!”

    印颜老实地过去,“您喝口水。”她给他拿了一个水囊。

    咕咕咕~

    季道给自己灌了个满饱,“你在仙界那么多年,感觉人族如林蹊这样的天才多吗?”

    呃~

    这个让她怎么答?

    以前,她感觉不多的。

    佐蒙人几乎把那里,弄成了筛子眼,想干什么,就干什么,可是,慢慢的,天渊七界被人谈起的频率越来越高,然后,好像就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的,大都只是她以为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全是那样。

    印颜被提前赶了回来,对那个能让她吃到好东西的仙界,还是很关心的。

    季肖大长老传回来的消息,每一条,她都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当然,季晚传回来的,她也看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族繁衍的速度特别快。”

    印颜斟酌着道:“修士有修士的繁衍方法,凡人有凡人的繁衍方法。相对来说,拥有灵根,拥有好资质的天才就多。

    如林蹊那样的……

    各宗各世家,可能都在暗里培养了些。”

    林蹊据说就是天道宗特别培养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道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们混沌巨魔人越来越难以生孩子,好不容易生下来的,也越来越弱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一代不如一代。

    没有天渡境,这就是个无可解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跟林蹊熟一些,你觉得,她可能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?

    她哪知道?

    印颜都不知道三长老怎么会问她这么要命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是有想过,林蹊可能藏在哪里,可他们这么多人,什么办法都想过了,都没寻到……

    “她有迷幻天魔狐的狐毛。”印颜道:“如果她真的没跑远,那么……就定然又用了迷幻天魔狐的狐毛,也许,近在咫尺,我们也会下意识地忽略她。”

    近在咫尺?

    季道望着被他们深耕了的土地。

    第一次想,林蹊没有藏身土里,而是他们哪里。

    毕竟相比于他们来说,人族真是太小太小了。

    若是她藏在谁的衣角里……

    季道一下子跳了起来,“快,所有人都给老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检查了所有,就是没有检查自己的族人。

    万一她不要脸,藏到他们的衣服、头发、衣袖里呢?

    季道很快传音给季辰和季刚。

    所以,没过多大一会,青主儿就在水镜里看到,他们在相互检查头发、衣袍,所有宽松的地方,都被翻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难得,还挺聪明。

    可惜,所有的聪明劲,都没在正路上。

    青主儿对化尘珠有信心,所以,毫不在意他们的翻找,根本没去叫早就等得无聊到修炼的陆灵蹊。

    她们现在的安全是取巧所得。

    修仙路上,这巧可以在性命关头的时候偶尔弄一次,但她们未来,真正的底气,必须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上。

    青主儿期待陆灵蹊的修为,还能像以前那样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只要再冲一个大阶,天下再大,她们也可以走一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可能已经错过了最佳时间。”

    翻遍所有人都没有找到林蹊,季辰很难受。

    隐隐的,他感觉一向有勇无谋的季道发现了问题的关键,可是,这关键被他们自己浪费了。

    林蹊应该是借用迷幻天魔狐的迷幻属性,附在了谁的身上,然后趁他和季道、季刚拼死翻地的时候,又悄没声息潜行逃了。

    毕竟围在外围的族人,除了印颜等二十一人是玉仙外,其他都只是天仙、化神……

    以林蹊的本事,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瞒过他们,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“林蹊有星船。”

    季辰努力打叠精神,“季刚,这段时间,你多注意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季刚磨牙,“只要她敢升空,我一定会让她知道,马王爷有几只眼。”

    从佐蒙人那里大赚了一笔,利用完他们,又想用星船马上跑,那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二哥、三哥,我听说,人族喜欢玩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你们在族里防着一点。”

    抓到她,他要把她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“她身上不仅有仙石,有法宝,还有一个木精灵。”

    那东西,对他们也是宝。

    “通告族里,但有发现异常,提供线索者,林蹊的身家分他十分之一,抓住她……”季刚咬着牙道:“除了林蹊的身家,族里另外奖励祖地修行五百年。”

    这份奖励到底大不在,青主儿不知道,但是,能和灵蹊的身家相提并论,肯定是大的。

    祖地,祖地……

    那界心有没有可能放在祖地呢?

    青主儿看了一眼正在修炼的陆灵蹊,非常惬意地倒了一杯蜜水。

    第一天她就知道了一个重要的消息,按灵蹊的话来说,当浮一大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仙盟坊市。

    林蹊的失踪,好像还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但是,成康已经一身轻松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季肖定位林蹊,把她弄走的影像,师父已经传给他了。

    他天不怕,地不所,就怕林蹊。

    没了林蹊这个命中克星,成康觉得,只要不是太倒霉,他是绝对不会暴露的。

    “这留影石怎么卖?”

    “四百八十块仙石。”

    “买多的,能便宜一点吗?”

    族里给他发了一笔搞事的仙石。

    预算还挺多,但是,成康觉得,能省还是省点好。

    留影玉太贵了。

    散波林蹊被抓,生死未卜的影像,留影石也是可以的嘛!

    “客人要几枚?”

    “唔!十块吧!”

    成康估算着数量,四大仙宗肯定要各送一枚的,另外天下堂、刑堂、坊市四门,正好十枚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给您便宜三百块,您给四千五百块仙石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!”

    成康很能还价。

    族里和便宜师父那里,他是指望不上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世上干什么都要钱,他得多攒点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生意,我还从你这买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太少了,我本都保不住,四千四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一,四千四多难听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三,真的不能再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二百五十块,成,我现在就买,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有二百五的?四千二百八吧!”

    卖留影石的老头没奈何地提了三十块仙石,“好歹让我赚点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成康如愿以偿地拿到十枚留影石。

    这十枚留影石要不了多久,就会在仙界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看到的人会震惊不已,没看到的人……,嘿嘿,还未必相信。

    不相信没关系,等他们自己求证出来,效果肯定更好。

    成康乐悠悠地把省来的仙石,全都换成一品阁最好的仙酒一品笑。

    这酒名字,今天真是如了他的意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完全不知道,谈钟音和飞南早就留意各方,就等着佐蒙人自以为是的,把这所谓的打击散波开来。

    “三天了,还没动静,佐蒙人在我们仙盟坊市,是彻底的没人手了吗?”

    谈钟音也不知道是欣慰好,还是欣慰的好,“飞南,你那边有没有查到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飞南摇头,“他们那边可能也在等消息,又或者在集聚人手。”反正总会等到的,他一点也不急,“仙界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那些为钱为利铤而走险的混蛋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人他见得太多,早就麻了。

    “佐蒙人在我们这吃了太多亏,被我们绞了又绞,还隐藏的都是谨慎人,林蹊才离开几天,他们再高兴也不可能马上蹦跶出来。”

    飞南小口品尝从踏雪那里抢来的私房桂花茶,“所以,你要做好,再抓的还是人奸。”

    虽然除奸行动,大家弄得还不错,可是,还没有把那些人杀怕。

    “这类人奸,再多杀个几次,我们才有可能轻松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谈钟音瞥了他一眼,“听说,你让踏雪帮忙,请神算子柳酒儿加入你们刑堂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飞南笑了,“我们刑堂八部,外加一个影部,随便她选。你们天下堂和我们没有竞争性,建议放弃吧!”

    谈钟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脸当场就黑了,“你们刑堂再好,也有一个最大的缺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缺点?”

    在飞南心中,他们刑堂就是十全十美的。

    “伤亡太大!”

    呃~

    飞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适合刑堂的修士有不少,但仙界难得再出一位神算子,这样的人只适合幕后,让给我们天下堂吧!”

    飞南沉默了一瞬,“……这是我说让,就能让得了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跟我竞争,只要我能说动南佳人,肯定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南佳人都没说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未必就非要说通。”谈钟音高深莫测地笑了笑,“我只要把南佳人抓在刑堂,就凭她们的关系,想来,要用柳酒儿,也不会太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怎么发现,你越来越像一庸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谈钟音大笑,“我比他好。”

    她年轻,还能冲动,也更有血性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也能比鲁堂主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千万不要让他们听到了。”飞南直摆手,“也不要让外人听到了,要不然,还以为我们两个要抢班夺权呢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