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经阁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宋魂 > 第43章 天黑请闭眼
    “天干物燥,小人火烛……”更夫梅九和曲八敲着梆子,拖着长声,沿定安县空荡荡的主街蹒跚而行。

    都做了三十年的更夫,他们两个,对县城里每一栋建筑,都熟悉无比。对于主街两侧每一条巷子里发生的故事,也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县城里最大,最豪华的建筑,当然是县衙。

    占地二十余亩,光是衙门口的石头台阶,就有七尺高。让每一个前来县衙喊冤的百姓,没等走上台阶,心气就先输了三分。

    但是,在安定县城这片地界,最精致的建筑,却不是县衙,而是坐落县衙西侧,与县衙仅仅隔着一条巷子的周府。

    县衙的主人最长超不过六年,就必须换一次。而周府,却在最近三十年内,都没换过主人。

    周府的主人周崇,也稳稳地做了二十余年主簿。

    二十年来,无论衙门里换了哪个做县令。性子是软是硬,心智是聪明还是愚鲁,都会很快把周崇当做左膀右臂,对他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按道理,那周主簿也是被赐过同进士出身的读书人。主簿任上做出了政绩,早就该升任某处做县令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不知道是周主簿对地方上感情深,还是其他什么缘故,这二十年,此人居然一直在原地没动窝。

    以至于,定安县里暗中流传一句怪话:铁打的主簿,流水的县令。

    既然主簿的位子,如同铁打般牢靠,全县上下的官吏,肯定知道平素该对谁更礼敬三分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狗屁都不懂的生瓜蛋子,才会轻易去捋主簿的虎须。

    而捋了周主簿虎须的人,通常都没好下场。哪怕其背后有县令撑腰,也是要么丢了官职,要么自己卷铺盖滚蛋。

    远的如上一任县尉黄杰,近的如金牛寨巡检韩青。谁都没翻出过周主簿的五指山!

    想起半个多月之前,刚刚被县令和主簿联手赶走巡检韩青,更夫梅九就忍不住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多好的一个人啊,做事勤快,判案公道,待手底下人还和气。

    怎么就不明白,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呢?

    凭着太学高材生和韩氏子弟这两块金字招牌,你在任上就是什么都不干,成天游山玩水,任期结束也不难混个考核优等,然后顺顺当当调往繁华之地执掌一县。

    怎么非要招惹周主簿这个影子县太爷!

    这下好了,被周主簿随手施展了一个巧计,就给挤出了定安县。

    虽然你韩巡检是大户人家出身,不缺巡检那点儿官俸和油水,将来凭借家族力量,也能另行安排去一个差不多级别的位置上履任。

    可经历了这么一场挫折,毕竟元气和名头都大损。将来换到其他地方做官,也难免被同僚当作话柄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正惋惜间,耳畔却忽然传来一记瓦片落地声。在寂静里的后半夜,听起来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梅九立刻打了个哆嗦,迅速朝声音来源处扭头。

    “兄弟,兄弟,你听到什么动静没!”与梅九搭档多年的更夫曲八,也被吓得心里发毛,用手指捅了捅前者,压低了声音询问。

    梅九轻轻点头,随即,用手指向了周府西侧的那条幽深的巷子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巷子里,什么都看不见。倒是正对着主街的周府大门口,有两只彻夜不熄的灯笼,亮得格外扎眼。

    “过去瞅瞅?”曲八同样什么都看不见,却试探着跟梅九商量。

    梅九皱着眉头想了想,果断而轻微地摇头,“等等,万一是周主簿家处理杂事。咱们撞见了反而不好。况且,周府光家丁就不下三十几号,哪个不开眼的小贼,敢进他家偷东西?!”

    这话,乃是老成持重之言。

    放眼定安县城里的顶级大户,谁家里没有点儿见不得光的事情?否则,穿城而过的小河里,为什么会每个季度都能发现一两具“失足落水”的尸体!

    除非真的有传说中那种会飞天遁地的游侠,否则,谁会冒着被家丁围攻的风险,半夜去偷周府?

    而如果周家真的是在趁着夜色掩护,处理一些“杂事”,俩更夫硬往跟前凑,就是自己不长眼睛了。

    其后果,往轻了想,都是一顿臭揍外加大半年的薪水。万一惹得周主簿发了真火,也许下一个月失足落水的尸体里头,就会多出两张更夫面孔。

    然而,听到异常动静不理睬,也不是事儿。

    所以,梅九和曲八又用目光快速交流了一下,默契退向街道旁的树影里,准备多观察片刻,再做最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个选择无比正确。

    没等他在树影里站稳,一声猫叫,就传入了两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紧跟着,有只又胖又肥的黑猫,快速从巷子里冲了出来,三两个纵跃,便在街道另外一侧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猫在抓耗子!”梅九和曲八齐齐松了一口气,敲打着梆子,快速走向下一处重点巡视区域,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——”

    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——”

    更夫的叫喊声和梆子声,都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周府西侧的墙壁上,缓缓鼓起两团灰色的“疙瘩”。

    韩青的面孔,悄悄从其中一块灰疙瘩下钻了出来,摇摇头,快速放下一只专门用来装猫的竹笼。

    窦蓉的面孔,紧跟着从另外一个灰疙瘩下钻出,看向韩青的眼睛一闪一闪,里边没有丝毫的恐惧,只有新鲜感和佩服。

    韩青笑着摇头,抬起手,将盖在自己身上灰布卷成一团,塞进背后的褡裢。随即,一边帮窦蓉收拾,一边用目光检视自己的脚下。

    有一片青瓦,恰恰就在他脚旁,被摔成了两瓣。

    是从周府的墙头掉下来的,刚才发出动静,差点儿把更夫招过来的,也是它。

    韩青立刻心神大定,喘息着耸肩。

    果然,功夫一天不练就会手生。

    当年,他做离婚服务咨询师之时,为了完成某位女客户的委托,帮此人拍摄其丈夫婚内出轨的证据,可是徒手攀上过酒店的十二楼。

    而今夜,身体比原来还强健,却差点在才两米半高的砖墙上失了手。

    好在,当初来县城之前警醒,为了防范这种情况,他特地准备了一只黑猫。

    否则,今夜真要丢个大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韩青愈发谨慎。先给窦蓉打了手势,示意对方不要轻举妄动。随即,从褡裢里又掏出一只铜做的圆筒,缓缓贴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的耳朵,也快速贴向了圆筒的另外一端。排除空气流通声的干扰,仔细分辨墙内的动静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两只狗,显然已经被他一刻钟之前丢进去的毒肉,给放翻了。家丁们也早已放松了警惕,各自回屋休息。

    此刻,院子里除了偶尔有老鼠跑过之外,不存在任何其他声响,正是翻墙而入的最好时机!

    果断收起铜管,韩青又取出两根干木匠活的凿子,缓慢却用力的,插进自己头顶位置的墙缝。

    随即,他又试了试凿子的牢固程度。待确认其不会脱落之后,双手用力将其握住,胳膊发力上撑,同时用脚踩向砖墙借力。

    转眼间,就贴着砖墙爬起了两米多高。

    快速换了双脚踩着凿子,他将手探过墙头。掀掉两块装饰墙头的青瓦,露出足够结实的空档。然后,手臂再度发力,身体如树叶般飘然而上。

    掀掉更多瓦片,以防万一。韩青回头向窦蓉摆摆手,示意对方安心等待。然后,翻下墙头,直扑事先已经探明的位置,定安县主簿周崇所在的正房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他都曾经于李存孝庙里演练过多次。因此,重复起来,宛若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大约七八个呼吸之后,韩青的身影,已经顺利来到了周主簿身侧,先扬起左臂,一记手刀将床上陪睡的女子砍晕,为行动加上一层保险。

    随即,又抡起握在右手的木头锤子,狠狠砸在了周主簿的太阳穴上。

    两三个呼吸时间之后。

    先前用来紧贴墙壁,遮挡身体的灰布,再度被韩青从背包里取了出来,直接裹在了昏迷不醒的周主簿身上,将后者裹成了一具木乃伊。

    侧耳听听院子里的动静,确认没有惊动任何人。韩青快速将“木乃伊”扛了起来,翻窗而出。沿着原路,快步撤退,动作宛若鬼魅。

    那周主簿盘踞在定安县城二十年,将数任县令操纵于股掌之中,可谓一手遮天。其家中养的家丁,也早就习惯了为虎作伥,在县城里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因此,周府内,上到周主簿,下到家丁,谁都没想到,竟然还有人敢在夜里,直接杀进老巢来。

    被韩青毫不费力就得了手,扛着“猎物”,悄无声息地翻过院墙,汇合起满脸担心的窦蓉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两个身影,扛着个木头箱子,躲开巡夜的更夫,悄悄于靠近城墙的一处河岸下了水。

    穿过城墙的河道上方,年久失修的木头栅栏,早就被提前做过了手脚。

    韩青游过去轻轻一推,栅栏中央的两根木头,立刻向左右分开,露出了足够宽的通道。

    他向着窦蓉微微点头,与对方一起推着木头箱子,游出了城外。

    整座县城,依旧沉寂在睡梦之中。

    在城外旷野上回头望去,破败,而又宁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