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经阁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素衣千金 > 第一百五十一章:端水大师
    这一场秋猎,算是各种意义上的收获颇丰,上至皇帝下至仆役,都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林卓认为阮绵绵得偿所愿,终于可以放下心事,陪他在皇宫好好过日子,却不知一趟乡下之旅,更让妻子向往那一片广阔天地,若非实在太爱他,又没办法蒙混过关,她都想像康清音一样,来个死遁了。

    不能死遁,日子就还得过下去。所以回宫后第二天,阮绵绵一大早便起来了,收拾妥当后,往慈宁宫而来。

    两位太后免了她的晨昏定省,阮绵绵也乐得马放南山,但是这次秋猎出去浪了三天,回宫后再不去请安,可就有些不像话。

    来到慈宁宫,阮太后果然十分高兴,命人捧茶捧果,十分热情。阮绵绵很小人之心地想着:估摸这还是给国公府恩赏后的余韵,且有且珍惜吧,等将来皇上翻脸露出獠牙,想再有这待遇就没门儿了。

    陪着阮太后说了些秋猎的趣事,阮太后听得津津有味,末了感叹道:“可惜我老了,又看不得那些鲜血淋漓的场面,不然倒也想去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阮绵绵纳闷道:“姑姑你从前也没和先皇出去秋猎过?”见阮太后摇头说没有,她就一拍大腿:“哎呀这么盛大的热闹,难得出宫的机会,您怎么就放弃了呢。”

    阮太后瞅她一眼:“你知道宫里多少事?我出去三天,这宫里不知能闹出多少幺蛾子。说到这里,我就不得不说说你,你也是,自己是个坐不住的,你跟着皇上去就是了,为什么还要带上顺嫔?有她在后宫,你不是也放心些?”

    阮绵绵惊讶道:“她不在后宫,我也没什么不放心啊。这都快一年了,我看着后宫二十四司都挺乖巧上进,若因为我和顺嫔离开两日,就有人兴风作浪,说明我们这一年都白干了,连这点威严都积攒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阮太后摇头嗔怪道:“你啊,说你憨厚吧,你是真聪明,进后宫后就将顺嫔提拔上来,又拿御膳房开刀,唬得二十四司都知道你们姐妹俩的厉害,个个服帖;可若说你聪明,你又憨厚起来了,你以为这偌大后宫,可虑的是那些奴才?他们不过是泥鳅,能掀起什么大浪?”

    阮绵绵不服道:“姑姑也不可小看了泥鳅,当日冷宫废妃们不是比泥鳅还不如?照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阮太后嘴角抽搐两下:“我做皇后三十年,就疏忽了这一回,叫你翻过来覆过去的念叨,你还有没有点尊老爱幼的品格?”

    阮绵绵吐吐舌头,嘻嘻笑道:“这不是话赶话,姑姑举了这个例子吗?我只是以事实说明,小心驶得万年船,千万别把人从门缝里瞧扁了。”

    阮太后咬牙道:“你既知道这道理,怎么还这样不谨慎?后宫奴才们不过是蝼蚁,真正可虑的,是各宫妃嫔。你也知道,连冷宫废妃都能惹出那样一场祸事,我看这几个宫里的,也不是什么省油灯。幸亏你先前把荣嫔给法办了,才震慑住她们,一时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阮绵绵满不在乎道:“她们能成什么气候?没有皇上的宠爱支持,所谓宫斗,不过一群菜鸡互啄罢了。”

    阮太后是先帝真爱,饶如此,那也是从宫斗血战中磨练出来的。见侄女儿如此轻视,忍不住苦口婆心道:“你可不能掉以轻心,刚刚也说了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这些嫔妃进宫后,你仍是独占君宠,堪称嚣张,她们背地里大概没一个不恨你的,真激起性子,忽然给你一刀,不死也去半条命,就如当日陈废人,若非你拦着,寿宁宫的就死了。“

    阮绵绵道:“冷宫废妃是因为没了指望,无所顾忌,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。这些嫔妃如何能与她们相比?我虽独占君宠,可该给她们的其他待遇一样不少,甚至更优厚。她们的亲人也都受着重用,家族兴旺,她们怎舍得孤注一掷,让整个家族跟着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是振振有词。”阮太后无奈了:“总之,你别看各宫现在还算安分守己,就不把她们放在眼里。这长日漫漫,闲着没事,可不就琢磨怎么害人了?所谓后宫,没有争斗,那还是后宫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努努力,争取让我这一届的后宫,达成家和万事兴的大圆满境界。”

    阮绵绵站起身:“姑姑,您就尽管放宽心,有我坐镇,不会给您添麻烦。在您这里坐了半日,我还得去寿宁宫请安。”

    阮太后也站起身:“去吧去吧。咱们自家姑侄,倒不用讲究这些繁文缛节,那一位可就不一样了,自古以来,看见几个婆婆和儿媳能和和美美的?姑姑也知道你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阮绵绵笑着抱住阮太后蹭了蹭:“姑姑最疼我了。”心里却翻个白眼,暗道:说得好听,真要是我和寿宁宫那边走得近,您不知怎么恼呢。唉!幸亏我是端水大师,不然这后宫两位老佛爷,还真够我头疼的。

    一边想着,便来到寿宁宫,进了正殿,只听春雨道:“皇后娘娘稍等,我们太后从今天早上就进了佛堂,一直到这会儿没出来,奴婢这就去禀报。”

    阮绵绵纳闷道:“今儿不是初一十五,怎么太后还去佛堂?从前不是只有这两日才过去念念经吗?”

    春雨叹道:“皇上昨晚过来,和太后说了什么妖僧的事,只唬得太后一夜没睡好,所以今天一早,就去佛堂念经祈福了。”

    妖僧?

    阮绵绵心里一跳,看着春雨去了,不由暗道:皇上怎会特意将这件事说给太后听?难道……他怀疑那个妖僧是太后安排的?所以故意来一出敲山震虎。又或者,皇上只是无意间提了一句,太后却称了心,所以今天早上故作姿态,为得是敲打我?

    正沉思间,就见春雨走进来,笑道:“太后娘娘请皇后进寝宫说话,寝宫有地龙,暖和。”

    “明儿就入冬了,天气是挺冷的。”

    阮绵绵点点头,一边随春雨来到后面寝宫,只见徐太后坐在那里,笑吟吟看着她,眼中满是慈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