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经阁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全球单机之唯一通关者 >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
    夜隼的计划,非常奸诈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他得意之际,却没有想到,自己的所作所为,全部被林清与艾莉尽收眼底!

    艾莉对“夜隼”的独自离开,并且出现在加油站屋顶,感到不解:

    “他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然而,趴在一旁的林清,却已经从“信长”与“猎狼”两人脸上悲愤的表情,以及爆炸声,大致猜到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那个拿着手枪的试炼者,见势不妙,就打算抛弃队友,自己独活。

    往深处想,或许是他一开始的计划!

    的确,结盟之后,盟友无法对彼此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但是,并不代表他就无法利用其它方式,来杀死自己的盟友,从而独占通关奖励。

    他要做的,只是在盟友遭遇危险之际,袖手旁观,就足以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清嘴角不由露出了一抹轻蔑的嗤笑。

    看向“夜隼”的眼神之中,也多了几分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虽然他与加油站的三人都不认识,也没有任何交集。但是,他对于“夜隼”这样背叛队友的行为,极其反感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在心里作出了决定

    这时,艾莉放下望远镜,淡淡地说道:

    “看样子,他们快要撑不住了”

    艾莉并不是什么滥好人。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看到需要帮助的人,就会毫不犹豫伸出援手的圣母。

    在末世长大,让她明白了太多太多同龄人无法理解的事情,也让她深刻认识到了末世之下,人性的险恶与世道的残酷。

    而独善其身,是末世生存的法则之一!

    正好,林清也不打算去蹚这趟浑水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等一等,看看情况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艾莉也想知道,那个抛弃同伴的家伙,到底要怎么离开满是感染者的加油站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

    加油站内的局势,越来越对“信长”与“猎狼”两人不利。

    “猎狼”手中的狙击步枪已经打光了子弹,只能用一把小手枪,继续对加油站外的感染者射击。

    而“信长”的状态,却是更加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每挥舞出的一刀,可以将“跑者”的半边脑袋削掉,也曾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,将“跑者”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体力的下降,他挥舞武士刀的速度,越来越慢,力度也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杀死一只“跑者”所要耗费的体力,比之前要多了许多。

    最终,在感染者源源不断的冲击之下,“信长”露出了明显破绽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伴随着非人的吼叫声,一只“跑者”歪头躲过了武士刀的斩击,猛地扑到了“信长”的身上!

    紧接着,狰狞的血盘大口,在其脖颈处,猛地撕咬出了一块血淋淋的肉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,并不能阻止感染者放弃近在咫尺的这块大肥肉。

    第二个“跑者”,也扑到了“信长”的身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第三个

    第四个

    转瞬之间,d级试炼者“信长”,就连说出遗言的机会都没有,就淹没在疯狂的感染者之中。

    依旧温热的尸体,被感染者疯狂撕咬了起来

    随着守卫正门的“信长”倒下,众多感染者终于得以一窝蜂冲进了加油站,扑向加油站内最后一个活人!

    看着向自己扑过来的感染者,“猎狼”全身僵硬,眼神定格于对死亡的浓浓恐惧之中。

    d级试炼者“猎狼”,死亡!

    目睹这一切的林清,不由移动手中的望远镜,看向了加油站屋顶上的“夜隼”,喃喃自语地说道:

    “现在,轮到你了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应该差不多了”

    站在加油站屋顶,看着底下的感染者群冲入加油站,“夜隼”知道,轮到自己登场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从自己的背包里,掏出了几个燃烧瓶,摆放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然后,拔出大腿旁的个格洛克18手枪,来到屋顶边缘,对准底下的感染者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枪声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当他逐一将威胁更大的“循声者”与“跛行者”爆头之后,加油站内的感染者,也被枪声再次吸引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底下挤成一团的感染者群,居高临下的“夜隼”,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:

    “呵,没脑子的东西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便掏出一个打火机,点燃燃烧瓶的布条,然后往下面的感染者群,用力一扔。

    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燃烧瓶瞬间炸开,熊熊烈焰溅射开来,纷纷窜上了感染者的身上!

    一时间,感染者全身都染上了火焰。

    然而,它们仿佛不知疼痛一般,只是昂起头来,双眼血红地死死盯着屋顶上的人类,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“夜隼”已经死了上万遍。

    然而,最终坠入死亡深渊的,却不是这个背叛盟友的卑鄙小人,而是被烈焰吞噬的感染者们

    感染者身上的真菌,宛如阻燃剂一般,让烈焰烧得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很快,底下大约上百只感染者,都被烧成了一具具黝黑的焦炭,只有零星的几只感染者,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夜隼”并没有继续开枪,而是从背后拿下十字弩,将剩余的感染者,逐一无声击杀。

    毕竟,他可不想再将感染者引过来了

    干掉最后一只感染者,“夜隼”并没有马上离开屋顶,而是将一个易拉罐扔到地面。

    铛铛铛

    易拉罐在地上滚了几圈,发出了清晰的声响。

    然而,再也没有感染者蜂拥而上,一个都没有

    确定周围没有感染者之后,他才来到屋顶边缘,双手抱住墙面的管道,缓缓地滑落而下。

    双脚稳稳落在地面之上,“夜隼”便直接大摇大摆地走进加油站,从昔日的盟友身上,拿走了无主的武士刀与狙击步枪:

    “单单这两件武器,就起码能值一千积分”

    把狙击步枪背起来,并且将武士刀归鞘,插到腰间,收获颇丰的“夜隼”志得意满地走出加油站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刚刚走出加油站正门的一刹那,异变陡生!

    只听见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“夜隼”的脑门倏地炸开,白的红的,同时迸射而出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尸体向后一仰,轰然倒地